广东彩票管理中心|广东彩票十一选五开奖现场直播
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安生:黃馬甲運動、占領華爾街運動、舊民主主義革命、新民主主義革命與社會分配

2019-10-16 14:26:52  來源: 盧瑟經濟學之安生雜談  作者:安生
點擊:    評論: (查看)

  本文涉及馬克思主義的革命理論,不感興趣的讀者不必再看了。

  ********************************

  說起這個話題,起源是我寫了《政治運動的經濟邏輯》,提出沒有經濟資源的政治運動難以持久,任何蓬勃發展的政治運動,都必須符合經濟邏輯。

  于是,有蠢貨不服,你不是說政治運動背后都有經濟邏輯嗎?法國黃馬甲運動的經濟邏輯在哪里?

  我回復:

  首先,這蠢貨確定法國的黃馬甲運動背后沒有來自美國、沙特、伊朗和俄羅斯這些能源大國的資金?

13.webp.jpg

  能讀出特朗普說的是什么吧,如果英語不行,用翻譯軟件也行。

  其次,黃馬甲搶劫商店是有經濟利益的。

  再次,這蠢貨顯然沒看到,關鍵的一句,“生活的壓力,會讓大多數人,等不到熱情消退,訴求滿足,就很快地打退堂鼓”法國那種福利國家,鬧不鬧事都有飯吃。閑著也是閑著,不如去打砸搶,所謂無事生非。

  最后,有些蠢貨讀書的結果是更好地接受洗腦,給他們啟蒙一些硬核的東西,實在是浪費時間。

  ******************************************************

  樹欲靜風不止。

  又有蠢貨說,黃馬甲運動是左翼運動。

  我回復他:

  左翼追求平等,右翼要求自由。

  某些傻逼所謂的左翼運動,打土豪分田地了嗎?提出人人平等的經濟主張了嗎?提出粉碎資本主義的經濟基礎了嗎?沒有經濟平等,談什么政治平等?

  搶商店叫左翼運動?那是《悲慘世界》里屬于流氓無產者的小店主干的事情。

  呸,別給左翼運動抹黑了。

  政治運動不要看說什么,要看做什么。運動搶商店、接受外來資金支持按照外來利益運轉的運動可以稱為流氓無產者運動。把這樣的運動歸為追求平等的左翼運動,是給左翼抹黑。

  要結束華爾街對美國統治的占領華爾街運動是萌芽性革命,而打、砸、搶的黃馬甲運動只是流氓無產者運動。

  黃馬甲運動是資本主義內生矛盾發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產物。我對黃馬甲運動既不支持,也不反對,冷眼旁觀。

  **************************************************

  蠢貨不認輸,說豬只關心飼料,沒有理想。

  我只好告訴他:

  好老板和你談錢,壞老板給你畫餅。用“豬只關心飼料”侮辱他人的人,基本都是畫餅吹牛忽悠人的沒安好心的王八蛋。

  記住,脫離待遇談夢想,基本都是耍流氓;脫離分配談革命,基本都是反革命。

  “革命”這個詞起源于湯武革命——“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后來衍化為受壓迫階級求解放的劇烈的政治運動。這種政治運動往往伴隨激烈的暴力,以徹底顛覆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筑為目標。

  現實之中實行私有制的社會,金錢的權力相比國家機器的權力,雖然隱形但是更加有力。

  第一,底層爭取解放,希望擺脫受壓迫的處境,需要首先改變他們不利的經濟地位。

  對私有制社會的成員來說,是先有經濟權力,后有政治權力,而不是反過來。

  羅馬時代即證明,不觸及財產分配的選票民主制度只是有錢人的民主制度。能在這種制度中有效獲得政治權力,維護并謀求更大政治權利和經濟權利的,只是少數羅馬貴族。

  相比之下,絕大多數羅馬貧民沒有錢,沒有空閑,沒有文化,沒有必要的知識,沒有信息來源,不能調動社會資源,無法組織聯絡,無法拿出足夠的資源讓政客成為自己的代理人,每天要為生活奔波,要為了生存要向金錢屈服,怎么實現政治權力?更不要奢談權利。

  西方民主政治,其實是錢主政治。沒錢,免談。在貧富分化的私有制社會,施行西方錢主政治,對誰有利,這是毋庸贅言的。

  第二,由于統治階級的鎮壓,底層如果要改變不利的經濟地位,必須從奪取政權開始,奪取政權的過程必須和剝奪財產緊密結合相輔相成。

  首先,被統治階級奪取政權,必須剝奪原有的統治階級控制的龐大的私有財產。考慮到私有財產的社會權力,就會知道僅僅擁有國家機器,而不剝奪被推翻的統治階級的財產的政權是難以穩固的。控制龐大財產的前統治階級,可以賄賂官僚、進入政權、操縱媒體、組織私人武裝、暗殺革命領袖和積極分子。此外,奪取政權的過程必須符合政治邏輯,新政權控制的物質資源從哪里來?這是不言自明的。

  其次,新政權只有剝奪原有統治階級控制的資源,或者說,極少數人壟斷的數量驚人的私有財產,改變對絕大多數人不利的社會分配,才能真正把他們解放出來,改變他們饑寒交迫的現狀,讓他們有條件行使政治權力。這才是真正實現解放,而不是城頭變幻大王旗。更不是隨時準備投機——“因為不反對天子,所以大軍一到,便受招安,替國家打別的強盜——不‘替天行道’的強盜去了。終于是奴才。”(魯迅語)

  再次,不剝奪原有統治階級的財產,不從經濟上解放受壓迫者,就難以動員普通的受壓迫的民眾。如果不是原有的統治階級,擁有龐大的私有財產的話,反政府的行為很難取得成功。不排除一部分人恨天下不亂,還有一部分年輕人志愿當炮灰(比如《上海歹土》中那些被軍統老油條忽悠的炮灰年輕人,順便說一句,那些年輕人就是《色戒》中被犧牲的王佳芝小組的原型),但是對絕大多數人掙扎在生存線上的人來說,他們是會選擇袖手旁觀的。辛亥革命即是如此,這個后面還會說。

  第三,不談分配談革命,談社會運動,十有八九都是別有用心。

  前面已經分析了,不改變社會分配被壓迫階級很難建立新政權,更不可能從經濟上和政治上解放絕大多數人。

  這些人要實現的政治目標,并不是要解放大多數人,更不打算改善他們不利的經濟地位,而是要取代現有的統治階級。他們不想改變金字塔原有的結構,只是想自己爬上金字塔的塔頂,稱王稱霸,作威作福——如果改善了對多數人不利的分配,他們還怎么作威作福?

  封建年代,少數大地主、豪強,聚斂驚人的財富,一旦遇到天災人禍,絕大多數人活不下去,他們就拿出一點糧食,聚斂災民,由地主豪強轉型為軍閥,走上“搶錢、搶糧、搶地盤”,進而爭奪天下之路。這些人是絕不會提出“耕者有其田”的,他們更喜歡宣傳天命已改,自己該當皇帝。

  如同那些不談待遇談夢想以畫餅忽悠年輕應聘者的老板,這些人需要的,僅僅是廉價的炮灰而已。

  第四,回過頭來,我們再看黃馬甲運動。相比矛頭直指美國統治階級要顛覆金融資本對美國的統治的占領華爾街運動,黃馬甲運動提出顛覆法國的資本主義的經濟基礎了嗎?在實踐之中,采取響應的行動了嗎?如果答案都是否定的話,黃馬甲運動的參與者究竟想實現什么,能實現什么?能實現法國被統治階級的解放嗎?能徹底改善他們的經濟和政治地位嗎?顯然都不可能!無非是實現一種可以肆意打砸搶的無法無天的社會環境!

  這種打砸搶的行為,自然會損害一部分社會成員的經濟利益,但是很難嚴重損害大資產階級的利益,更不可能推翻他們的統治。相反,有黃馬甲運動存在,大資產階級隨時可以用資金誘導以流氓無產者為主體的烏合之眾,實現自己的目的。

  所以,為什么占領華爾街運動很快被鎮壓,黃馬甲運動可以長期存在,就不言自明了。

  作為馬克思主義者,對這樣的運動,自然不會采取支持的態度。

  ********************************************

  有人問,怎么既然脫離分配談革命,基本都是反革命,那么評價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

  “驅逐韃虜、光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最后的平均地權就是談分配。

  如果沒有“平均地權”,只有“驅逐韃虜、光復中華”,那不過是把滿清精英的份額剝奪過來,分給漢族精英。對當時的底層老百姓來說,兩只狗打架,搶一塊骨頭,老百姓是骨頭。那樣的話,辛亥革命根本不配稱為革命。

  不過,孫中山只敢觸動城市地租,不敢觸動農村大地主的利益(早期同盟會的會員,大多是日本留學生,出身多是大地主,小地主和富農很少)。把平均地權放在最后,且不觸動大地主的利益,不解放貧困農民,不動員社會底層勞動者,辛亥革命注定失敗。

  “知縣大老爺還是原官,不過改稱了什么,而且舉人老爺也做了什么——這些名目,未莊人都說不明白——官,帶兵的也還是先前的老把總。”經過這樣革命,未莊還是未莊,社會底層的處境能有改善嗎?顯然不可能。反過來看,不觸動原有經濟基礎的辛亥革命,必然也只能是這個結果。

  因為同盟會成員的出身,孫中山領導同盟會無法提出動員底層民眾的口號,更不可能付諸實施。所以,辛亥革命注定是一次失敗的革命。

  *******************************************************

  當時中國的知識分子,絕大多數出身社會中上層,生活富足,他們革命的原因,與其說是不滿壓迫,更不如說是滿清政府關閉科舉以后,由滿州貴族壟斷政府職位,剝奪了漢族中上層精英加入社會管理,保護自身利益,進而謀求更大利益的機會。他們追求的革命,是金字塔的中上層和占據金字塔頂層的滿州貴族爭奪統治階級的地位,廣大勞動人民的剩余產品則是戰利品。

  孫中山如果希望通過這些人實現讓底層百姓翻身的目的,是萬萬不可能的。在分析崇禎的文章中,我分析過,團隊領導希望執行一項決策,這項決策的效果絕不能與執行團隊的利益相違背,否則,要么是決策無法推行,要么是決策被扭曲以后按照符合團隊利益的方式執行,要么是自己被團隊拋棄。

  所以,孫中山只能是中國革命的先行者,辛亥革命只能是舊民主主義革命。

  徹底革命的革命者需要由來自更低階級的知識分子擔任。辛亥革命前后,教育成為產業,一面擴招,一面安置大批沒有著落的留學生。出現了大批毛澤東所說的“畢業公司”。于是,很多留學生回國成為老師。相比同盟會的留學生,他們的弟子的階級出身更低,與社會中下層的共同利益更多。他們的革命性更強,他們領導的革命更徹底。

  這些新一代的出身階級更低的知識分子將來會成為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領導者和執行者。他們提出了“從前是牛馬,現在要做人”、“打土豪、分田地”,并落到實處。最終,他們取得了革命的成功。

  今年,是他們取得成功70周年。希望每一個受益者能記住他們作出的犧牲和他們取得的功績。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广东彩票管理中心 福彩3d六码组选技巧 极速时时软件下载 股票网站赚钱 七乐彩推荐号码预测 老虎机漏洞公布 老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南京报亭 赚钱 彩票店承包合同 500彩票网app下载 mg娱乐电子注册送30 北京pk拾开奖现场直播 球赛直播 老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赛车全天人工计划群 5分彩选号技巧 北京pk拾全天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