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彩票管理中心|广东彩票十一选五开奖现场直播
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藝

《金光大道》(四)

2019-10-15 14:59:16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浩然
點擊:    評論: (查看)

  四

  高大泉像一顆被狂風吹來的樹籽兒,降落在芳草地。他在冷和暖、恨和愛兩摻著的土壤里,長身個,長見識,長本領。(再次說明英雄不是天生的)他的表姐夫馮少懷,過去在山東老家種著十幾畝好地,養著牲口,過著肥溜溜的日子。不料想連年大旱,又鬧起兵亂,沒多久就破產了(舊中國農民的狀況,很多本分人從此淪為社會底層。)。他挑起八根繩串四鄉,專賣絲線、花樣、梳頭油。不久,他跑到芳草地投奔樂二叔,(馮少懷投奔樂二叔,高大泉家投奔馮少懷,這都是舊中國農民遇到天災人禍投親靠友的真實寫照)一邊做小買賣,一邊租地種。他有算計,敢冒險,能巴結地主,轉眼之間發了家,拴牲口,雇短工,租地年年增加。正在他千方百計拚命往上爬的時候,高家來了四張嘴,把他嚇了一大跳。人已經來了,推不開,攆不走,盤算幾天,就來了個隨機應變巧安排。他讓高貴舉用小車給他推腳掙錢,讓高大泉和二林給他放小牛、打豬草,讓大泉娘給他縫洗做飯,整夜地紡線織布。(這就是所謂的能人,當今社會遍地都是。有些人看《金光大道》不順眼與其說是他們不喜歡高大泉,倒不如說他們更喜歡馮少懷;可是浩然老師卻把馮少懷寫成了壞人,這比挖了他們的祖墳還讓他們難受。更可悲的是有人根本就成不了馮少懷,卻跟著一塊憎恨高大泉,憎恨浩然老師,憎恨毛主席。)

  一天中午,高大泉打草回來,見娘一邊紡線還一邊看著豬食鍋,因為手腕子累得疼,不住地皺眉頭,就趕忙幫著娘喂豬,馮少懷舍不得花錢買豬食桶,就拿一個大瓦盆代替著用。那盆子早就兩半兒了,用鐵絲箍著;移動的時候,只有捧著盆底兒,才有幾分保險。可惜高大泉沒留神,端著沿兒就走。他剛到院子里,“叭嚓”一聲,盆子片散落開,把豬食渣鬧了一身,灑了一地。

  摔盆子的聲音剛住,馮少懷己經跳到高大泉跟前。那盆子好像金的銀的無價寶,像是動了他的心肝,眼睛瞪得像牛蛋子似的盯著高大泉,扯開整嗓子喊叫起來:“你要干什么?摔我的盆子,啊?”

  正發呆的高大泉被這聲音嚇了一跳,他抬起頭看了馮少懷一眼,分辯說:“我也不是凈意摔的。”

  馮少懷喊叫得更兇了:“你不凈意,它就在地下摔了?你這是想方設法地敗壞我呀!”  高大泉說:“我都敗壞你什么了?不就是個破盆子嗎,有啥了不起的呀!”

  馮少懷越發地火了:“嘿,吃飽了肚子,說話氣粗了……”

  高大泉說:“我吃飽沒吃飽,也沒白吃你的。”

  馮少懷被這句硬棒棒的話噎了個倒憋氣:“你說說,這套話是誰教給你的?”

  院子里的娘、表姐,還有二林,聽到吵聲都跑出來。

  娘過來責怪兒子說:“你這孩子,怎么越長越沒出息了?辦錯了事兒,應當服大人管教。往后不許再頂撞你表姐夫。”

  高大泉仍然挺著胸脯說:“我沒錯。窮人也不能隨便讓別人欺負!”

  馮少懷在一旁又添火加油地說:“你們看看,聽聽,摔了盆子,不許問;我還成了別人,欺負了你?”

  他賭氣地扭過身,一邊朝屋里走一邊說,“我何必要當你的仇人呢?有福你去享,沒有人擋你的道兒!”(這是大泉第一次與剝削者的正面沖突,盡管罩著一層“親情”的面紗。通過這次沖突,大泉和少懷的品質和性格得到了初步體現,也為他們今后幾十年的沖突和斗爭打下了基調。)

  侄女婿進了屋,那幾句軟中帶硬的話,卻像鋼針一般刺在大泉娘的心上了。怨與恨,她只能對著兒子發泄:“我白養活你這么大了,你怎什么都不懂,你是個天生的犟種,你恨我死得晚哪。”她越說越氣,就要打兒子。

  高大泉站在瓦盆的碎片中間。幾只雞跑過來,圍著他跳著叫著,在灑到地下的糠批里尋找糧食粒兒。他不動,也不躲,淚水在眼里轉,咬緊牙關不讓它掉下來。

  娘朝他喊著:“給我打掃干凈,到屋里給你表姐夫陪個不是。快去呀!”  高大泉轉身朝著院子里去,一直進了屋。

  娘這才松了口氣,正要跟進去,忽見兒子又出來了,肩頭扛著小破被,“登登”地走到院子里;她忍不住地哭了,喊著:“我的小爺,你要干什么呀?”

  表姐楞了一下,趕忙拉扯高大泉。

  高大泉甩開表姐的手,對娘說:“我回咱們汶河莊去,另找道兒走!”(回汶河莊?不怕積善堂的少爺笑話了?)  這當兒,樂二叔出現在大門口,趕緊迎過來,攔住高大泉說:“你還想另找道兒走?我看哪,杏熬窩瓜,一個顏色,走遍天下也沒有窮人伸腰出氣的地方!什么也不如學一身本事,長一身力氣,憑它慢慢熬日子。如今呢,只能是忍著,忍著,再忍著。這就算受氣了?你才幾歲,受氣的日子還在后邊哪!”(至理名言,可以給當今的底層年輕人勵志用。不管處于什么地位,學好本領是最主要的。要不然即使成不了滾刀肉也就是一個夸夸其談的人,不會有人跟隨的。

  如果高大泉在人生的開始階段沒有遇到樂二叔這樣的引路人,而是碰到一個二愣子式的“革命家”,開口就是這樣:“爺們,真有骨氣,就是不能受氣,和他斗到底”;那高大泉是不是會成為一個連一技之長都沒有的憤青,以后他還會有那么大的號召力嗎?)

  以上是以前寫下的感想,今天是2019年4月16日,幾天來關于996的話題,以及馬云劉強東的言論,網上掀起軒然大波。我也把上述內容的截圖(黃色部分)發到微信朋友圈了還加上了下面這么一段評論:

  和《金光大道》幾十年的緣分了,現在正邊看邊邊寫讀后感(不敢說批注),最近看了不少關于996的爭論,忽然想起《金光大道 引子》里的一段,以及自己的讀后感(紅字)也許對處于996中的年輕人會有些用處(當然,首先要懂這部巨著)。

  這就是《金光大道》的不朽之處,若干年后,人們可能不知道什么996,什么馬云劉強東,也可能不知道什么是微信,什么是朋友圈了;但是浩然和《金光大道》必將永存!

  高大泉轉過臉去,眼淚忍不住地涌了出來。

  樂二叔從小沒爹娘,送給這家,賣給那家。來回折騰了好幾次;好不容易熬大了,娶上個媳婦,沒想到遇上大災年,女人連病帶餓,扔下個剛滿周歲的閨女,就死去了。樂二叔把孩子丟給一個遠房嫂子,獨自一人逃到河北。他在各樣人群里混過半生,經得多,見得廣,莊稼活兒樣樣行,樣樣通,在整個草甸子上都得算個有名的“把式”。他快五十歲還沒續親,自己不張羅,別人想幫忙,他也不熱心。有人說他光棍苦,他說:“肩膀頭上扛著嘴,出門不怕家里餓死小板凳。”據說,天門鎮有個年輕的寡婦,發誓不改嫁,自從認識了樂二叔,卻動了心。樂二叔發覺之后,從此不登寡婦的門兒。伙計們說他心狠。他說:“不是心狠,是心軟。咱窮得叮當響,小命貼在缸沿上,說不定哪天讓瓢子蹭掉,讓水漂走;人家那么一個好人,讓她跟咱受這死不死活不活的罪干啥呀!”不知為什么,他特別憐愛高大泉這孩子,見面有緣,越在一塊兒滾越喜歡,(惺惺相惜,英雄互賞)高大泉跟馮少懷吵架的那天晚上,樂二叔就把他帶到南場屋里住了。(雖然還在親人身邊,但也算半個在外闖蕩了)冬天,他們伙蓋著一條破爛的被子。晚上,高大泉先躺,給二叔暖被窩;早上,二叔先起,到灶坑給大泉烤棉襖棉褲。有時候,樂二叔不知想起什么心事不高興,或是跟馮少懷鬧點別扭,總要喝點悶酒。高大泉就在一邊數酒盅,喝一盅,數一盅,到了數目,他就搶酒瓶子,不讓樂二叔喝醉。

  這一老一少、在愁苦和歡樂交流的時光里,度過了兩個年頭。高大泉長高了,壯實了。他按照樂二叔的心意出落到一副好性格(不和馮少懷發生直接沖突了,更成熟了。一部引子就是敘述和描寫高大泉的成長過程。精英們出于天生的本能就污蔑高大泉“不食人間煙火”,“一生下來就是給人指引方向的。”攻擊《金光大道》的無恥讕言,在這些文字面前全都現出了原形),兩手好活計。雖說力氣抵不住成年人,許多活兒他拿起來對門路,不要說那些臨時短工和馮少懷比不了(高家大泉初長成,身在馮家人未識。用現在的時髦的話說高大泉的G值高,如果上學肯定是“民國大師”/捂嘴笑),就連樂二叔,背后還不斷地說:“這孩子有骨氣、透亮、能干,真像他爹!(遺傳基因也很重要,它讓高大泉在莊稼活兒上出類拔萃,這點對以后非常重要)照這樣下去,過不了幾年,一定會出息個好莊稼把式。” (短短的幾百字,里面包含了多少苦辣辛酸,小小的年齡承受了多少生命不可承受之重。忽然想起來二十年前看過的一篇名為《瀟灑》的美文,去查一下,如果有,就放在這里,朋友們自己體會。

  瀟灑是高昂的頭顱,翩躚的風度;

  瀟灑是優雅的舉止,精彩的談吐。

  瀟灑是踏遍千山萬水,笑傲江湖;

  瀟灑是歷盡滄海桑田,悟透詩書。

  瀟灑是對人生無怨的追求,

  瀟灑是對情感無悔的付出。

  瀟灑是對最慘痛的失敗,和血吞牙,挺起胸脯;

  瀟灑是對最輝煌的成功,淡然一笑,依然如故。

  瀟灑是以靜制動,且看明朝勝負;

  瀟灑是以德抱怨,留待他日相處。

  瀟灑是很精心地忘卻,

  瀟灑是不在乎地記住。

  瀟灑是往來不忌白丁,

  瀟灑是清談滿室鴻儒。

  瀟灑是擲千金尋醉買笑;

  瀟灑是吟一曲長歌當哭。

  瀟灑是入世何居拒行跡,且受豐富;

  瀟灑是出塵修煉心性,也享孤獨。

  瀟灑是略抬眉,鋒芒畢露;

  瀟灑是微垂首,難得糊涂。

  瀟灑是向隅獨坐時,放眼風云,盡知起伏;

  瀟灑是浪跡天涯時,不改初衷,目標專注。

  瀟灑是指點江山,胸中自有千桿修竹;

  瀟灑是激揚文字,筆下盡潛十面埋伏。

  瀟灑是不問甘苦,

  瀟灑是不問榮辱。

  瀟灑是足下萬里云和月,

  瀟灑是滿當身后功名塵與土。

  瀟灑是為理想放棄天堂時微笑的風采,

  瀟灑是為責任甘下地獄時無畏的風度。

  瀟灑是紅塵滾滾,永不回首,

  瀟灑是陌路凄凄,亦不躊躇。

  啊!瀟瀟灑灑!試修聽那世說紛紜,我只走我心中路!

  查到了,就貼在這里,這是一個普通讀者的聯想,符合“一千個哈姆雷特”的規律。如果有朋友覺得有些牽強,那也只好在這里說一句“對不起”/抱拳。)

  就在這一年,一連串不幸的事情又降落在高大泉的身上,先是老家來了信,說他爹病重危急。娘帶上二林慌慌張張地回山東了。高貴舉要成親,也跟著走了。棒子一登場,剛剛聽到爹死的信兒,表姐又離開了人間。(極簡練的筆法,為以后正文的人物及其關系鋪下脈絡。)

  場干地凈,短工散伙,南場屋只剩下一老一少。一天晚上,兩鬢已經出現白頭發的樂二叔,從被窩掏出酒瓶子,喝了一口,說:“大泉,我要離開這兒了。馮少懷這個人,只能跟他一塊兒受罪,不能跟他一塊兒享福。他越是地多囤滿,越沒有人味兒,那心性跟歪嘴子沒有兩樣。咱們這么不清不混地給他賣命,何時是個了結?我反反復復地想過,該跟這個忘恩負義的人兩便著了。你呢,這幾年學了一點東西(如果偏要說:“剝削有功”,高大泉的成長就應該給馮少懷“記上一功”嘍。其實這是一個普遍的道理,先自強,后革命),說話就大了,也該早點兒考慮成家立業的事兒。這樣,對得起你那在千里之外的娘,也對得起你那埋在黃土下邊的爹。”

  高大泉沉思了一下說:“這份窩囊氣我早就受夠了。應當想辦法闖一條道兒走。您有主意嗎?”

  樂二叔說:“搬到西頭,給歪嘴子干幾年,搭個橋,再往前走。那邊打頭的是張金發,跟我有點交情;(這是張金發出廠前的第一次交代,簡略。是干活打頭的,和真正的窮苦人只是“有點交情”)他在歪嘴子手下吃得開,對咱們總有個照應。我當車把式,你當小半活,把工錢攢著,來年,租上幾畝地種,自己立個門戶。這樣你有了奔頭,我將來也有個歸宿。”(窮不幫窮誰照應?兩根苦瓜一根藤!)

  高大泉聽到這里,蹦到地上,高興地說:“二叔,好,好。一定干個樣子給馮少懷看看!”  三天之后,這一老一少,兩手空空(馮少懷的原始積累的殘酷性)地離開馮家,走進了地主歪嘴子孟福璧的高臺階的大院里。(記住高臺階這個地方,這是一個重要的舞臺。)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广东彩票管理中心 大乐透走势基本走势图 大乐透近30期走势图 美女捕鱼破解版 5分快3计划软件哪个好用吗 皇家棋牌 极速赛车最好的投注技巧 江苏时时大小单双 魔力怀旧做血瓶赚钱吗 金拉霸老虎机开奖数据 鱼丸游戏手机号登录版 皇家ag 双色球组选计算公式 幸运飞艇助赢 彩票精准计划软件 养七彩变色龙赚钱 白小姐网站六肖中特